你好,游客 登录 搜索
背景:
阅读新闻

与高手过招——我的研究点滴

[日期:2017-05-16] 来源:  作者: [字体: ]

        看到学长学姐分享的感悟,总是有那么几句话能触到最柔软的地方,但是当自己提起笔的时候,没有太多积累的我,总是词穷,那就瞎扯几句吧。

    夏季是毕业的季节,看着朋友圈的小伙伴们开始晒新一波的毕业照,也在感慨一晃我在北京呆了快有三年,眼瞅着居然还有两年我也要毕业,不禁要吐槽时间真是快得令人发指。

    想着去年的这个时候,我正抓耳挠腮地开始做着学术研究的第一个问题。先说说第一次过招。我的导师这人,四十出头,典型的工作狂,用他自己的话来说,除了出差的时间,一周七天从早到晚都在办公室,年轻的时候晚上都要熬到两点,现在的他早上七点起来送孩子上学,下午接孩子放学,除此之外,他都在工作着。在遇见他之前,我觉得自己很喜欢数学,在遇见他之后,我觉得自己还不够喜欢数学。所以,碰到一位时刻用实际行动鞭策我的导师,我觉得自己既幸运又“不幸”。研一的时候,当同班的同学都修着基础课,心急如焚的导师已经把我们抓去听周末的讨论班了,所以在二年级,其他组的同学开始进入前沿问题的讨论班时候,我们已经着手思考学术问题。其实最初的时候,刚刚入学的我们,还并不适应这么高压高强度的工作状态,私下跟同组同级小伙伴交流时,大家都颇有微词,觉得导师是否过于着急。不过事实说明,也许他是对的,后来在讨论班上,他解释,“不是我太着急,虽然你们年轻人都在进步,但是国家对你们要求的增长远比你们的进步快,所以不得不拼。”可能是跟他交流多了,我越来越不喜欢鸡汤式的煽情,相反,类似于砒霜的毒鸡汤就像警钟一样,警示自己要时刻保持清醒。所以,在去年三月份,我在思考第一个问题时,同专业的室友说,羡慕你那么快开始做问题,让我不禁感叹工作狂导师的未雨绸缪,也开始担心没做过问题该怎么入手才好。接着,在我想了大概几周之后,问题毫无进展。在四月份某一天的早上,我突然接到了导师的短信,让我去他办公室讨论一下,而跟他讨论一上午之后,我发现似乎有点看懂这个问题,好像也没像之前那样无从下手。接着连续一周,每天都被喊去办公室跟他讨论,我终于搞明白要怎么去做这个问题的前半部分。而开始有点上手的我,很快地在导师的监督下完成了后半部分的证明。去年下半年,我的第一篇文章投出去了,我总算完成了第一篇论文。而现在每次想起导师刚开始手把手地带我做问题,我总是心怀感激。

    接着说说第二次过招。那就不得不提另外一位合作者,韦东奕,人送外号韦神,两届IMO金牌满分,丘赛六个科目五块金牌,想了解更多他的传奇故事,请看官们百度之。当我听到导师说,下个问题我们要跟他一起合作时,说实话我是压力山大的。关于他的传说,知乎上谣言四起,真的面对面讨论的时候,我不得不感叹他真的太厉害,对于数学有着近乎偏执的热爱,仿佛生活中除了数学什么都不需要了。一段时间的讨论过后,我跟导师感慨,“每次讨论都像上战场,压力好大,”导师好像每次都能安慰到我,“不是的,多跟高手过招,才能很快进步。”有了第一个问题的试手,也因为韦神的加入,第二个问题的研究相比要顺手很多,大概两个月不到的时间,我们就把问题写完了。写完的时候,其实还是有点开心的,因为也算是两个小猜想。导师把文章寄给菲尔兹得主villani的时候,他很快给我们回信,说很高兴这个猜想被解决。说实话,心里还是有点小激动的,我们的工作终于要有人知道了。

    絮絮叨叨地说了两件事,三年也就快过完了,现在也在接着想问题,今后也许会有第N个问题,但是就像导师经常跟我们说的,“不要去跟别人比较,超越自己才是最重要的。”希望自己依然能够坚定淡然地走下去,不忘初心,方得始终。

作者李特简介:初阳学院2014届毕业生,北京大学数学科学学院在读博士。2015年获硕士生国家奖学金;2016年获北京大学五四奖学金;2016年获北京大学三好学生;2013年获第四届全国大学生数学竞赛(数学类)决赛二等奖;2012年获全国大学生数学建模竞赛本科组国家一等奖

 

 

打印 | 录入:zmx | 阅读: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