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游客 登录 搜索
背景:
阅读新闻

《只待蓦然回首》

[日期:2017-05-03] 来源:  作者:工科161 王淑贞 [字体: ]

“东风夜放花千树,更吹落,星如雨。宝马雕车香满路,凤箫声动,玉壶光转,一夜鱼龙舞。    蛾儿雪柳黄金缕,笑语盈盈暗香去。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

                            ——《青玉案·元夕》

    初读这首词时,心竟蓦然地怦然一动,不是因为其他,而仅仅是为最后一句所深深吸引。“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这是一种怎样的一种惊喜意外与百感交集啊!或许当时,我不过是觉得他他扬顿挫,有着淡雅的音律,年少的我,能体会到的,仅只这些。而今,再轻掀那一卷泛黄的书页,辛弃疾的文墨再一次撩动了我略些成熟的心扉。实践给了我肉体和心灵上的磨砺,生活中过客匆匆,我对此也另有了自己的一番领悟与诠释。

      历史被如沙的时光悄悄地掩埋,当我们回首时,已了无痕迹。然而当我们真正回首去聆听并抚摸那尘封的记忆时,却总有一串串的往事在大漠的鸣沙中突兀、回荡。

      一场秋雨掩去了朝阳的明媚,最是寂寥黄昏,秋水无尘。这个季节的山河永寂,沉静而残败,时光骄傲地奔走着。或许,世事自有定数,应当从容度日,就像赏雨的心,与这天地万物合而为一。

    在那老去的渡口,依旧徘徊着令人神伤的流年。故事早已改了当初的模样,可是,那一条轮回的的巷口,还有多少人,多少事会在这里寻找散落的过往。总是在街角处选择遗忘,在那灯火一隅留下些荒凉的影子。这个临水而立的青砖黛瓦,从何时开始,成了我梦里难以割舍的牵挂。曾几何时,那样仓促地背上行囊,走向远方,用青春换取一段如水的风景。陌上红尘,品味着浮世匆匆,才知道:人生——一场幽梦,一场嬉戏。

    岁月的创伤斑驳了浮夸的琉璃,时光的流热黯淡了鲜艳的朱漆,朝代的更迭冷落了昔日的繁华。想到地坛,千年的古柏沉默不语,葱茏蓊郁,回望一眼,月季正开得烂漫,蝶儿正舞得热烈,仿佛母亲深情注视的目光。

      就在这样的一个下午,史铁生摇着轮椅进入了园中,似是宿命,仿佛是上帝的苦心安排,他就这样奔赴了一场无声的演习前。在满园的沉静光芒中,落叶伴着忽至的秋风,或飘摇歌舞,或坦然安卧,空气中满是熨帖而微苦的味道,一个迷惘失落的苦旅者就这样徜徉徘徊。现实的无情与黑暗让他坠入了万丈深渊,心中的孤苦,一如无边的戈壁,望不到尽头。生活的苦难,一次又一次的将他打得遍体鳞伤。我该何去何从?我该怎样面对以后的人生?似是悲苦,道是谮厌。于是,他停步,回首,又现一瀑生机盎然的青藤。回望过去,那些懵懂时光里的山高路远,那些悸动涟漪中的斑斓卵石,过往时光里的奋斗与汗水又重现眼前。于兹,寂寞坐断,希冀重拾。当园中的处处都留下车辙印的时候,怀念在秋天里陨落幻化成了泛滥的情思。

    霜林染醉的秋天,到哪都是秋的气息,一年一年,害怕岁月的老去,因为付不起,扶不起这光阴的代价,承受不住这风雨无惧。人生云水一梦,我们在千年的河上漂流,看过流水落花的风景。有一天老无所依,就划着倦舟归来。时间,这样过去,甚好。

      我想,没有能够做到永不回首,就像没有人能够不面临死亡。这是所有人都无法逃脱的命题,再多的掩饰也只能是浮华虚无的外套,只是失血的矫饰。想当初站在离别的渡口,多少人说出誓死不回头的话语。到最后,偏生是那些人需要依靠回忆度日,将泛黄了的童年、青春之初,彻底翻出来的阅读。

      岁月充斥了我们踩下的每一个脚印,一些软的让人猝不及防,结实地瘫,不走出几里就忘得一干二净;一些硬的硌脚,路上却没有大起伏,脚下的凹凸毕生镌刻。

      往事就像一场无言的秋红,流水光阴也不过是梅花三弄。细数流年,一切过往的千灾万难到任何一个宇宙中的“如今”都只剩下回忆成了茶余饭后闲聊的话题。人生聚散无常,起落不定,但是过去了,便留下了一段痕迹——一切便已从容。无论是悲伤还是喜悦,翻阅过的时光都不可能重来。曾经,感到日子太缓慢,总期待自己可以长大,至少可以站在窗边看一盆花开的过程,在树藤下采到一串青涩的葡萄。到了一个不知名的据点却又焦急等待而是岁月能追上青春的步伐,重演一场恋日的对接。倘若这真有定数,信步寻梦的人便不再担心月的阴晴圆缺了。

    往事如烟,似水流年,当我们有一天在经过那个无形但分量十足的据点时,蓦然回首,却总有一番雅致与韵味。

    有记得王国维在《人间词话》中这样写道:古今之成大事业、大学问者,必经过三种之境界:“昨夜西风凋碧树。独上高楼,望尽天涯路。”此第一境也。“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此第二境也。“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此第三境也。

    王国维将“蓦然回首”定义为人生的最高境界,足可见他对此的推崇与深刻体悟。设想,当你在路穷绝矢摧,山穷水尽之时,于千呼万唤之中,蓦然回首,作为“美的理想”化身的“那人”终于宛然在目了。这是怎样的苦尽甘来、神来著形啊!

    当我们在某个春暖花开的季节迎着柳絮,在一管独木桥上闻着花香与之邂逅,随着时间的推移,历经轰轰烈烈的酷暑,终逝者如斯。没有花枝招展的蝶舞成群相伴,只有在阳光下戋戋蒸发的潭水,只有淡墨般的清香,而蓦然回首之时,便是心灵栖息的一个据点。语焉怀念。

    青山交叠的尽头,曼陀铃的凡韵响彻空谷,烟霞香稻黄昏雨,五灯映地水天长。一缕清香,自净其意,唯心净土,一缕月光,一滴露珠,一朵白荷,感悟着“一花一世界,一叶一菩提”的圣洁,一切如花,花如一切。碧水映蓝天,拈花一微笑的美妙和从容,一如沧桑老人,风尘吹皱了容颜,染白了双鬓,收了肌骨,日子虽然清苦,回首时却有一种坦然自得油然而生。只待蓦然回首,那使我们重拾喧嚣的砝码,总希望着未来的日子,可以季季逢春,希冀延伸向远方……

    雨落了,花开了,一如既往。

打印 | 录入:zmx | 阅读: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