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游客 登录 搜索
背景:
阅读新闻

【最美初阳人】张玲珑|在冷板凳上,咬文嚼字

[日期:2017-04-25] 来源:  作者:张玲珑 [字体: ]

322日十时,我迈出华东师范的大门,心里还在纠结刚刚结束的面试,回答时怎么没想到这点?表情是否太过严肃?我努力回忆着刚才的细节,懊悔不尽如意的回答,焦虑着复试能进与否。恰巧,回旅馆的路上,遇到一公园,便走了进去。这是一个很老的公园,梧桐的树荫已将四五米宽的大道盖得严实。我慢慢走着,掏出手机,跟我爸打了个长长的电话。电话打完时,公园逛完了,心也静了。考研一役,算终结了。

随即赶回汤溪中学,继续尚未完成的教育实习,而后返校准备毕业论文答辩,后又回到新闻中心“发挥余热”。来不及好好地回顾,考研的日子就这样悄然走了。今天,正好是考研结束一个月整,按惯例,整数日子通常拿来纪念。也就借此契机,追忆一下我“那逝去的青春”吧~~

关于考研,好像自打进入大学以来就有想法,起初是不甘心,但学着学着,由衷感到了自己的不足与不够。所以,在大三时笃定考研的目标。有亲戚朋友觉得不必要,以后硕士毕业了还不是当个老师?对啊,结果可能是一样的。但于我而言,考研将触发一场新的际遇。在遁入工作、结婚、生娃的生活之前,我愿在象牙塔中多呆一会,多读点书,多学点东西,多些可能性,去弥补本科期间留下的遗憾,去魔都转转再回小城。考研的初衷就是这样,有些任性,也有点理想主义。

接着,再说说专业的选择。大二分专业后,我成了中文系的人。中文系现在多称汉语言文学专业,明了地道出这个专业的两大分支:语言与文学。坦率地讲,文学与语言,我都喜欢。但遗憾的是,我总觉得自己缺乏细腻的感知与体悟能力,没有出色的阐发与表达能力。记忆里有件印象深刻的事,那是在余华的讲座上,有位非中文系的学弟提问“如何提升自己的文学性”,他指着天花板上的节能灯,说:“学文学的人看到的是光,是爱,是希望,而我看到的只是五瓦的电灯泡。”或许,我也是那个只能看到五瓦电灯泡的人吧。所以,对于文学,我保持敬畏的、欣赏的远观姿态,而入了语言文字的门。其实,细细品味语言与文字,会发现它所给予我的惊讶与感动,并不亚于文学所给予文学爱好者的。对语言的另眼相看,始于大一时李贵苍老师的真人图书秀,谈的是后现代知识观。那时还未上《语言学概论》,不懂索绪尔的能指与所指,讲座中一句“所有的知识只要付诸于语言,就不是真理了”可谓颠覆三观,原来我日日使用、习以为常的语言,竟有这番奥妙与如此伟力!我们所感知到的世界,从某种程度上说,是由语言所构建的!谈到语言,又不得不提到文字。文字也是有神力的,不然仓颉在造字之时,怎会“天雨粟、鬼夜哭”呢?当然这只是个传说,当不了真。文字的神力,来源于它能超越时空的界限,为我们打开一扇窗,让我们得以窥探古人造字之初的想法。譬如说,“阴”字啊,就是一朵云在山头走着;“香”字啊,就是口含黍子,滋味倍棒;“自”字啊,象鼻形。我们指自己时,不正是用食指指着自己的鼻子吗?读《说文解字》时,会惊叹于古人理解世界的方式与生活的智慧,常常有怦然心动的感觉。如今,符号化的汉字大多已很难追踪到原始的意蕴,汉语千年的发展也使今天的我们看《尚书》如读天书,文字学确实是门古旧而费力的学问,但坐在冷板凳上细细研究它们,亦是有意义且有趣的事。

考研备战的过程,也就是坐冷板凳的事儿。考研教室的小伙伴们,大多保持早8点到,晚9:45离开的作息规律,坚持到最后,把冷板凳坐热,大多都考上了。而关于备考的复习策略,则因人而异、因专业而异,考研论坛上师哥师姐更能给予参考意见,在此就不赘述了。

考研,是一段难得的自己与自己相处的时光,这里有获得新知的喜悦,也有不露声色的焦躁。我会埋怨自己计划赶不上变化,会生气自己注意力不够集中,会反复问自己:“考不上怎么办?”这些情绪,消磨着我的信心,动摇了继续走下去的勇气。后来发现,自己又堕入高考时的思维陷阱,觉得四周黑暗,只有这一条路可走。于是乎,和自己和解,告诉自己,考不上就去找工作喽。考研这段经历,或者是奠基石,或者是沉默成本,走下去就好了。也幸好,走下去是自己想要的结果。

这一路走来,收获了太多的暖意,由衷感谢陪伴我走过考研之路的父母、师长、研友、战友、室友,以及文科131班和新中的小伙伴们!

打印 | 录入:hxl | 阅读: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