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游客 登录 搜索
背景:
阅读新闻

宋词里的雨

[日期:2017-03-15] 来源:  作者:王淑贞 [字体: ]

    宋词里的雨,不只落在了自然万物上,更落在了词人的心上,滋润了一代文人墨客。“在两万多首宋词中出现‘雨’字的词有4910首,所抒发的情感中以悲怨、忧伤等为基调的占总体的62%”,这是否意味着宋词的雨世界里有一大半天空是伤感的呢?

    爱情,是人类永恒的主题,当爱情遇上雨,是缠绵悱恻的浪漫,还是依依惜别的愁绪,亦或是肝肠寸断的痛苦呢?“寒蝉凄切,对长亭晚,骤雨初歇……多情自古伤离别,更那堪,冷落清秋节……”古人是最怕离别的,也是最伤离别的。柳永的这首《雨霖铃》中,这位多情才子,正在江边与践行的红粉知己“执手相看泪眼”,而这突如其来的雨,更是为那冷落的清秋时节平添了几许凄凉。终于,雨停了,那位风流才子在凄切迷离的烟雨中还是走了,摇橹而去……既然离别的雨如此,那么相思雨又给宋词带来了什么不同的意境呢?

    “寻寻觅觅,冷冷清清,凄凄惨惨戚戚……梧桐更兼细雨,到黄昏,点点滴滴……”思念如一杯苦酒,非但不会随着时间的流逝而慢慢淡褪,反而历久弥新,越久越浓。李清照与赵明诚情投意合、伉俪情深,可谁曾想到,繁华竟是过眼云烟,乍得便失?曾经琴瑟和鸣,如今却只剩易安孤身一人,晚来风急,吹得满地黄花堆积;鸿雁飞过,锦书却无处托,“物是人非事事休,欲语泪先流”,往昔的一幕幕情景在脑海中回荡,词人的愁绪也如这万千雨丝那般剪不断、理还乱。“梧桐相待老,鸳鸯合双死”,如今人生的另一半早已逝去,而自己又经国破家亡的一番颠沛流离,听这梧桐树滴落的雨声,更觉凄凉罢了。这点点滴滴的雨,是否是词人的泪?是否是词人内心隐隐的哭泣声?我想,是的。

     还有游子的漂泊之雨。“九月江南烟雨里。客枕凄凉,到晓浑无寐……断雁雨边家万里……”“无端一夜空阶雨,滴破思乡万里心”,夜夜雨声,不停地拨动着宦游人的心弦。程垓的这首《凤栖梧》正是宦游人雨中思乡的心理写照之一。那些被贬谪异地的文人士大夫,始终处在漂泊羁旅之中,沦为他乡之客,前途的迷惘,更给他们增添了身心的疲惫。而这雨,却又恰恰唤起了词人的孤旅乡怀,如南宋词人蒋捷在《虞美人·听雨》中道:“少年听雨歌楼上,红烛昏罗帐;壮年听雨客舟中,江阔云低,断雁叫西风。而今听雨僧庐下,鬓已星星也。悲欢离合总无情,一任阶前,点滴到天明。”不仅表达了词人的羁旅之感,更是对岁月变迁的一种感慨与无奈。

    若说前面的雨都是细腻婉约的,那么当雨遇上英雄豪杰之时,又会呈现怎样的一番面貌呢?“怒发冲冠凭栏处,潇潇雨歇……壮志饥餐胡虏肉,笑谈渴饮匈奴血……”身披戎装的岳飞,面对祖国山河,吟出了如此豪放壮烈的词句,雨是激励他继续向前的号角与力量。这是一场豪雨,豪情万丈。但当士大夫壮志未酬,身值暮年之时,他们却又吟出了另一番词句:“楚天千里清秋,水随天去秋无际……把吴钩看了,阑干拍遍,无人会,登临意……”

年华逝去,而壮志未酬,是士大夫的遗憾。无情的风雨带走了时光,也带走了他们的希望,他们内心的垂暮之感也愈加浓烈。所有复杂的情感,都随这风雨又进了一层。英雄雨给词人增添了几分壮烈,同时也给失路之悲的士大夫增添了几分悲切与无情。雨清洗的不只是空间世界,更是词人的内心世界。词人的权利心欲在雨中被洗净,词人在雨的静观和沉想中领悟了人生的哲理,从而使雨有了几分禅家的意味。

    “莫听穿林打叶声,何妨吟啸且徐行……”苏轼不愧为一代文豪,他穿林打叶,吟啸徐行,以乐观、积极的人生态度来面对生活。在雨中,一切都随缘任远,自然适意,宁静中却蕴藏了勃勃生机,尽显空灵。这雨带来的是神意,是佛家境界,是一种乐观豁达的人生态度。

    不仅如此,宋词中还有为数不多的“喜雨”。苏轼《浣溪沙》词曰:“软草平莎过雨新,轻沙走马路无尘”,一场雷雨过后,原野青青,走马于平沙芳草地上,内心满是喜悦之感;辛弃疾的《浣溪沙》中有“父老争言雨水匀,眉头不似去年颦。殷勤献却甑中尘”,不管在哪个朝代,风调雨顺都是老百姓最大的企盼。这雨带来的是生命的光泽和人生的希望。

    宋词里的雨远远不止这些,“把酒送春春不语,黄昏却下潇潇雨”“落花已作风前舞,又送黄昏雨”“落花人独立,微雨燕双飞”……这其中,有梧桐细雨,有淡烟疏雨,有黄昏潇雨,也有落花微雨……

     是宋朝的词人将自己的心遗忘在了雨里,而造就了宋词震撼绝世的美。

打印 | 录入:zmx | 阅读: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