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游客 登录 搜索
背景:
阅读新闻

玻璃杯

[日期:2016-12-29] 来源:  作者:余正群 [字体: ]

        办公室里的壁钟一点一点地摇摆,“咔哒——咔哒——”,还要再过五分钟才到饭点。我缓缓起身,走到饮水机处,用塑料杯接了点水,接着便干脆端着水,靠在墙壁上,看着大部分的同事窃窃私语着,而我对座的达蒙先生,眉飞色舞的讲述他的艳遇和加薪的美事,旁人纷纷投来羡慕的目光,他讲得更起劲,几乎要手舞足蹈。我无聊地转眼望向我的邻桌博格先生,他的头几乎紧贴在桌面上,眉间皱缩成一团,那支还没小指长的铅笔在他手中,与纸张发出连续不断的沙沙声,为了文案他几乎没有片刻休憩。我向他投去赞赏的一眼,又瞥了眼喋喋不休的达蒙先生,抿了口杯中的水,接着等下班。

     “达蒙先生,这儿您的包裹。”我好奇地抬起头来,镇上的小邮递员急匆匆的跑来,真是活力十足,等到达蒙接过包裹后,便又匆匆离开了。

    “瞧瞧这精美的包装。”一个同事好奇的说,“达蒙,里面装的是什么?”

      达蒙拆开包装,说道:“一个精致的玻璃杯,从皇后街凯撒玻璃店里送来的。哈,是那家一直与皇室保持商业合作的店吧。”

      听到皇室二字,所有人都不禁抬头侧耳,当然,除了我的邻座,他可真是工作到痴迷了。达蒙慢慢的举起那个玻璃杯,玻璃杯打磨的很通透,上面雕刻的两条橄榄枝脉络分明,倘若再上点色,简直就像是真橄榄枝缠绕上去一般。达蒙对着灯光欣赏了一会儿:“皇室的人大概都是用这么精美的杯子喝水的吧。”

    “亲爱的达蒙,谁会寄这么精美的杯子给你呢?”这一句话激起了同事们的好奇心,除了博格,没人再认真的工作了,大家都想知道达蒙和玻璃杯的故事。

      达蒙清了清嗓子,像是准备发表重要言论一般,用一种浑厚自信的声音说道:“我想,这估计是我的表叔尼古拉斯勋爵他老人家寄过来的吧,两周前他还在为我拒绝去他的庄园里做活而失望呢,当然也可能是亨利勋爵希望我跳槽而送我的礼物,还可能……”他边说边注视着玻璃杯,像是陶醉了,其他人便附庸在他旁边,议论纷纷。

    “我猜想这杯子一定是复古风,这橄榄枝的灵感,一定是来自于女神雅典娜!。”

      “也许是新款的设计,这两条橄榄枝的造型并不古板。”

      “我猜这一定价值不菲,勋爵出手真是阔绰。”……

      “好了,先生们。”达蒙看上去春风得意,“说了这么久的话,还真是口干舌燥呢,请让我先去接点水喝。”

      说着,他便往饮水机的方向走去,接了水,再慢慢悠悠的走回到同事的眼中。我好奇地看向达蒙手里的杯子,那两条橄榄枝并不是从一点抽出的,而是简单的在一点交汇,继而又分明地错开,活像希腊字母里的K。这让我想起我的父亲,他在一家有名望的玻璃制品店里工作,但他本人并不出名,顾客不喜欢他将名字刻在作品里的个性。对了,不久前,他还告诉我要亲手做一个玻璃杯送我。达蒙先生还在夸耀他手里的玻璃杯,不知道父亲什么时候才会把杯子寄过来,希望他记得用一个精美的包装。我不屑地瞥了达蒙一眼,转眼欣赏认真工作的博格先生。

      不知怎的,认真的博格突然站起,抱着文件朝老板的房间跑去,却狠狠撞到达蒙身上,文件被打湿了,玻璃杯被打碎了,两人开始怒目而视,其他人则在一旁,不知道说什么。

      现在只能听到门外急促的脚步声。“不好意思……我忘记一件重要的事。”小邮递员气喘吁吁地跑了回来,“那个包裹凯文•罗比先生是送给达蒙•罗比先生的,凯文先生有向我强调说这儿有两位达蒙先生,请问刚刚的那位先生,是达蒙•罗比吗?”

      被小邮递员这么一说,所有的宁静都被打破了,我静静的看着地上破碎的杯子,看着那个破碎了的K,同事们渐渐往我这个方向移动,有人开口了:“真可惜,这么珍贵的杯子就这样被打碎了,亲爱的达蒙,凯文•罗比是谁,居然会送你这么珍贵的礼物。”

      我停顿了一下,清了清嗓子:“应该是我的一位远房亲戚吧!他可是一位低调的勋爵呢。”

  【作者评述】                  杯中窥人

    这篇小说,不敢说有何种高深的立意,只不过是借着一篇短短的小说,练习一下对于人物形象的塑造,因此用杯中窥人来形容或许再合适不过。在这篇简短的小说中,令我最愉快的,是对“我”的形象塑造和“旁观者”的描述。

打印 | 录入:zmx | 阅读: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