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游客 登录 搜索
背景:
阅读新闻

读研时光:华东师大俞依璐:读研的生活,我自乐在其中

[日期:2012-03-05] 来源:俞依璐  作者:czg [字体: ]

初到华东师大的时候,我有些懊丧——闵行区名符其实的闵大荒。没有地铁直达必须转公交,寝室阳台外是自然林场,出门在修路尘土飞扬。

华东师大说大不大,说小不小。整个校园以图书馆为中心,其他建筑均匀四散,研究生公寓就在学校的外围。每天从研究生公寓走到教学楼,有一段不短的路程,加之公寓门口的路段又在修路,行人无不掩鼻匆匆而过。

最让人捶胸顿足、痛哭流涕的事情,莫过于我再也不能每天早晨去喝胖老板的燕麦粥,吃不到小铺子里的豆腐脑或是小馄饨,夜宵时间没有老马烧烤也没有便宜又量大的珍珠奶茶。我分外怀念可以加很多很多萝卜的桂林米粉,怀念水果摊里各式各样价格便宜的水果。但我只能望着食堂里良莠不齐的饭菜努力幻想,这里是“师大人家”。同学说,食堂的菜也还不至于那么差。那是他们不知道,尖峰山下的那个学校有一个叫“北门”的神奇存在。偶尔也会去学校附近的铁道边上打打牙祭,和一群“咸男辣女”处得久了,我也慢慢地从“小清新”升级成“重口味”。

渐渐地,我也习惯了。食物不需要多精细,只要管饱;路程不在乎多远,只要能到。孟子曾经曰过,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由此看来,华东师大闵行校区的确是个读书成才的好地方。

给我们上专业课的老师们都极富个性,最大牛的当然是陈子善陈老师。此君乃研究张爱玲的著名学者,也是我的导师。陈老师上课的时候激情澎湃,下课时他爱拿着他的手机在一边捣鼓,不用问,他一定是在更新微博。陈老师总是抱怨为什么别人会有那么多粉丝,其实他不知道,那些粉丝都是僵尸粉,都是可以花钱买的。但陈老师不介意,依然在微博上玩的不亦乐乎。

倪文尖老师是大家公认的“劳模”,毛尖老师有段评价倪文尖老师的话非常精准——除了爱自我表扬,他就是喜欢个细读和重读,拿个菜单给他,他神抖抖一挑眼神,背脊笔直,食指划个弧度,说,考考你,看出了几层意思?一个红烧肉倪老师也烤出十八层意思:一,红,这个红,不是炼红的红(地球人都知道);二,烧,这个烧,唉;三,肉,注意了,注意了,精彩的地方来了!肉!他不往下说了,这个“肉”,是他布置给我们的思考题,够大家琢磨一个暑假。上过倪老师课的每一个学生看到这里都会忍不住地点头,想到倪老师布置的期末作业,我的脊背还有点发凉。

与倪老师并称“尼罗河畔”的罗岗老师,人长得胖胖的,满脸的微笑,据说校园内上至高层领导下至扫地大妈没有一个和罗老师不熟的。最令我们感到惊恐的是,罗老师的知识相当庞杂,号称三百六十度无死角,你起一个话题,他能引经据典、滔滔不绝地讲一个下午。

另外还有两个女老师李丹梦和刘晓丽老师,一个号召大家看佛经定心神,一个请大家看画展陶冶情操。

除了上课或是去图书馆自习以外,,课余时间华东师大也有很多的活动,比如校内讲座很多,各种类型的都有。图书馆、教学楼、资源库等处都有各类讲座信息,只要做个有心人一定不会错过。此外,外校也有很多讲座资源,比如写《文学理论》的乔纳森·卡勒跑到了与华东师大一街之隔的交通大学作演讲,哈佛大学的王德威教授去了复旦大学,席慕容先生去了上海作协也同样去了复旦大学做报告。虽然从位于上海西南面的华东师大奔到东北面的复旦大约需要两个小时左右的车程,但是为了能亲身聆听也算值得。听罢讲座,在周围的五角场上晃悠晃悠,和三五个朋友聊天分享心得,对我来说更是一种享受。所以说,地理位置代表不了什么,只要有心便没有什么是不能做的。

虽然地理不便的确引得无数人的抱怨,但这丝毫不能抹杀掉和动摇华东师大光辉的文脉传承,由叶新、戴厚英、赵丽宏、王小鹰、王晓玉、格非、陈丹燕与陈保平夫妇、徐芳和李其纲夫妇、周佩红、刘观德、戴舫、陈洁等作家组成的“华东师大作家群”,在全国都是赫赫有名的。在中北校区,有条名唤“丽娃”的小河横穿校园,它是整个华师大文脉的所在。诗人宋琳在离开华东师大,在给朋友的信中这样写道:如果这世上真有所谓天堂的话,那就是师大丽娃河边的一草一木,一沙一石。我进入了这个园子,去看望这条被目为天堂的小河。路上人影稀少,路旁的草早已枯了,露出黑黄的泥土;没有闻到夹竹桃和丁香的香气,这是上海一个平常的冬天的下午,空气里开始飘着雪花的味道。法国梧桐干枯的枝丫醒目。如此美丽的校园,实在让我心向往之。

闵行校区也有一条河,名叫“樱桃河”。初见樱桃河的时候,只见河道边上荒草丛生,苇丛摇摆,我觉得失望的很。没有丽娃河的动人传说,也不如交大砌得整齐干净的河岸。但在学校里生活了一段时间以后,亲身感受了华师的人文传统后,我发现迎风摇曳的苇丛也别有一番韵味,落雨水涨时有水草在水里摆弄着舞姿,这也是一种生活的状态。不是所有河岸都应该被规整,不是所有的生活都是一板一眼、被条条框框所束缚,做一株有思想的芦苇,自由自在、无拘无束也是一种生存的状态。

所以,生活和学习可以是多种形态的,人生的路也可以是多种形态的。

在这半年的光景里,时值华东师大建校六十周年,我见到了董卿、林海、刘翔、傅琰东、许子东、梁文道、汤哲声、王德威等一干名人,我遇到了来自五湖四海、勤奋踏实的同学,我有幸和师兄师姐们一起在上海作协的小洋楼里听“茶座”,我也曾和号称“最后一届2B青年”的同专业同学做尽各种搞怪的趣事。当然,我也曾为了论文茶饭不思,我也曾为了小组讨论焦头烂额,我也为了将来的就业而忧忧心忡忡。读研的生活有苦有乐,然而此时,套用鲁迅先生的一句话——“躲进小楼成一统,管它春夏雨秋冬”,我自乐在其中。

(俞依璐,我院2011届毕业生,现就读于华东师范大学中国语言文学系文学与传媒专业)

 

打印 | 录入:admin | 阅读:


相关新闻